热爱不沉迷

关于

我跪下了 shy哥太A了吧被迷倒
有没有太太能来写一下投喂一下呜呜呜
(截图cr 这位可爱小姐姐→ 微博 @soloist叮叮叮 (侵删歉

猫狗日常


去年写的
坑掉了_(:з)∠)_
纪念一下基本已经全员糊掉的17快男
希望狗子和二猫以后还有机会一起开心玩耍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1.
30强选拔赛。
尹毓恪出场唱《十二楼》的时候,赵英博问了好几遍身边刚认识的小伙伴:他真的是男生吗?
然后惊叹不绝地张着嘴看完了整个表演。

2.
30强二次筛选的时候。
尹毓恪觉得那首《彩虹》唱得真的很一般,却没发现自己目不转睛从头看到尾。
并且心里有种莫名的把握觉得赵英博不会被淘汰。

3.
15强召唤师选择时。
赵英博和房间里其他选手都七七八八聊了几句,唯独没跟尹毓恪说话。
他当然不会承认是因为他始终没法把尹毓恪当成男孩子,所以才...

片语(一)

他很喜欢车过隧道的感觉,最好是那种长长的隧道,越长越好。

数着隧道里的顶灯,看那些黑暗里的橘光伸出的阴影从前车窗一个个落下,恰好是相同的节奏。

他因为太喜欢隧道里的时间,也在心里想过,要是永远不会有出口就好了,就一直在隧道里游走。

身边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,或者伴侣。带着某种未知的,将要奔赴未知之地的使命感,带着两分强打起精神的疲惫,和由于疲惫而终于现行的双眼皮,再在脸上镀一层光的滤镜。

有了这些,这趟车就算永远驶不出隧道也没关系。
可是他又想,永远也是个问题。

有结束才会有延续。才会有希望。不管出口是刺眼的光还是更深的黑夜,这趟旅程是必须有尽头的。

车驶出洞口的一瞬间,心情是安稳和失落的,或者...

这个夏天最棒的礼物。

say something.

不知道原图出处
侵删歉)

虚拟



再见啦。

关于两个琉璃色少年的梦境。

00.

忘了该从哪里开始。

走廊,笔记本,午间校园电台,运动场。
哪里都是黄其淋。

最终他是出现在了天台。

他坐在一截没生锈的栏杆上,两条笔直的长腿划桨似的来回摆。背后是大片湛蓝的天。
摇摇欲坠。

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线,他说。

“要不要在一起试试”

轻轻上扬的唇形和,稍时即散的尾音。

这时忽然起了大风,黄其淋的身形向后一仰。
陈泗旭的心瞬间皱起来。

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在风中抖得波澜壮阔,连一秒矜持的准备时间都没有。

生怕黄其淋就被那风给带走了。

好。

于是他从栏杆上跃下,逆着风朝他走来。

此时天空划过白鸽,广播放着柴可夫斯基的旋律,透过云层的光柔和铺在黄...

【源逸】道标(下)

  “王源师兄你还好吗?”

  小狗眼正担心地望着自己。

  “咳,不太好。”

  他有些强撑不下去。太阳穴突突地疼,额上汗珠打着颤往下掉。仓皇间感觉身体有点无力地要向后倒,只好跟敖子逸小声说句“借把手。”声音里有着不常见的隐忍和一如既往的逞强。

  敖子逸立马把手臂从他的腋下穿过,撑到后面的墙上好让他借力靠着。

  王源扶着敖子逸的手臂微微弓起身子,鼻尖刚好蹭到他额前的发梢,痒痒的。

  好高啊。他不禁感叹一下。

  以前脑袋顶才只到自己胸口呢。

  对面的人抬眼看他,眼底隐约有星星碎碎的光点。

  不知怎么就...

1/2

© 塑胶瞳 | Powered by LOFTER